六度文学网

第2428章 唯一的机会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“哼,我就不信这破火焰,真的能奈我何?”

    眼见自己已然身陷火海,几乎是避无可避,摩勒索性也就不做那些无用功了,一个堂堂的至圣境初期强者,若真的只能这样闪避腾挪,那也未免太丢面子了。

    因此听得摩勒口中发出一道冷哼之声,仿佛在给自己打气一般,下一刻,他的全身便是冒出了浓郁的金光,显然是将铁摩功催发到了一个极致。

    “嘿,等的就是你!”

    见得摩勒身上冒出的金光,云笑眼眸之中不由浮现出一抹笑意,因为他知道那就是属于摩家特有的铁摩功,也是摩家嫡系能超人一等的根本。

    如果摩勒将这些铁摩功气息一直隐于身体深处,那他想要收到想像之中的效果,或许还有一定的难度,但现在对方主动催发了铁摩功,那就让他的计划事半功倍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云笑这一刻布置的业火焚金阵,用的可不是普通的火焰,而是金之极火,这其中又有金属性又有火属性,而且这两种属性相生相克,最为合适不过。

    五行之中火克金,而这座业火焚金阵,又是对铁摩功对症下药,因此在摩勒刚刚祭出铁摩功脉气的时候,他就意识到了一丝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当此一刻,摩勒就算是再后知后觉,也知道自己恐怕有些东西搞错了,这座可能是由阵盘施展而出的大阵,还真有可能就是业火焚金阵。

    因为摩勒感应得很清楚,自己祭出的铁摩功脉气,正在被那些金色火焰中的某种力量,给渐渐吞噬,而且吞噬的力量还是属于铁摩功的根本。

    之前说了,摩家的铁摩功,不仅是蕴含着极强的金属性,在其修炼出来的脉气之中,还有着属于摩家嫡系的血脉之力。

    然而此时此刻,在摩勒的感应之中,不仅是铁摩功脉气内的金属性正在被焚烧殆尽,就是那一抹属于摩家的血脉之力,竟然也在无声无息地消失。

    摩勒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,他可从来没有想过这是真正的业火焚金阵,在他心中这是一门早就失传的阵法,根本不可能再对摩家造成什么威胁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的感应,让得摩勒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刚才的想法,如果不是那传说中连摩家先祖都承受不了的业火焚金阵,又怎么可能让他有这样的感觉呢?

    不管摩勒心头多么的震惊疑惑,业火焚金阵在金之极火的加持之下,所能发挥出来的威力,比起圣阶高级的业火焚金阵也不遑多让了。

    金之极火这种金属性极致的力量,很好地弥补了云笑在脉气一道上的不足,还有阵法一道上的差距,也让摩勒陷入此刻险地的关键。

    如果是一些其他的火焰,摩勒用自己高出一个大阶的脉气就能轻松化解了,偏偏金之极火得天独厚,乃是混沌子火中的一种,也就铸就了此刻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再这样下去不行啊!”

    感应到这一切的摩勒,脸色都变得极度阴沉,他能明显地感应到自己的金属性和摩家血脉,正在被金色火焰一点点焚烧吞噬,或许过得不久,他的铁摩功就会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铁摩功是摩勒修炼的根本,如果一朝失去,他全身的脉气都会渐渐消失,最终变成一个废人,哪怕是有重新修炼的机会,也未必能再突破到至圣境阶别了。

    因此摩勒绝不允许这样的情况持续下去,可是对于那种金色火焰,他又不可能有太多的化解方法,哪怕是他的祖脉之火,也根本不能撼动金之极火分毫。

    这一点,在摩勒刚刚感受到金之极火威力的那一刹那,就已经明白了过来,因此他的目光,下一刻已经是锁定了某个同样处于大阵之中的灰衣身影。

    “这或许是唯一的机会了!”

    摩勒从来就没有想过,自己竟然会被一个洞幽境巅峰的灰衣小子,逼到如此绝境,此刻在他的心中,恨不得将那讨厌的小子碎尸万段,这才能消得心头之恨。

    当此一刻,摩勒都不由暗自庆幸,还好那小子为了将自己引入这业火焚金阵之中,用自身作为诱饵,否则自己就真的没有机会了。

    事实也确实如此,刚才如果不是云笑本体处于业火焚金阵之内,摩勒又怎么可能会进来呢?这有利有弊的引诱,最终给了摩勒唯一的机会。

    摩勒也不是傻子,他知道一座大阵能爆发如此威力,除了大阵本身之外,根本原因还在于布阵之人的引导。

    因此在摩勒看来,只要自己以一种极快的速度,将那灰衣小子擒下控制,那么这座所谓的业火焚金阵也就是攻自破了。

    而且到时候还可以从这毛头小子的口中,逼问出业火焚金阵的来历,从而将这一门对铁摩功有威胁的阵法给连根拔起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摩勒也算是为摩家立下了大功,想必他那位帝宫掌权者的长辈,应该也会喜闻乐见的吧?

    摩勒这一想就想得有些多了,他没有意识到的是,既然对方敢停留在这大阵之中,那就是有一定的把握,以云笑的性子,是绝对不可能将自己陷入十死无生的境地的。

    如果施展这业火焚金阵有着极强的危险性,那云笑无疑是会选择一些另外的方法,他还有多少大事没有完成,可不能这样不明不白死在圣医盟之内。

    只是摩勒好歹也是一名至圣境初期的强者,云笑再自信也是不敢怠慢的,见得那帝宫特使的气息锁定了自己,他第一时间就知道对方想要干什么了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摩勒的速度不可谓不快,他可是知道此消彼长之下,时间耽搁不得,若是再耽搁下去,说不定自己的脉气修为,真的要回落到半步至圣境了。

    刚才那半步至圣境的陆幽是什么下场,摩勒看得是一清二楚,因此他打定主意,必须得在自己的实力下降之前,将那灰衣小子斩于手下。

    只要能及时击杀星月,摩勒就相信这业火焚金阵会不攻自破,到时候自己也能保留这一身至圣境初期的修为了。

    在这业火焚金阵之中,摩勒也没有要施展什么脉技的打算,他知道自己用铁摩功施展出来的脉技,很可能在还没有触碰到那灰衣小子的时候,就被业火焚金阵给吞噬殆尽了。

    因此这一次摩勒乃是本体袭出,力求一击必杀,至不济也要让那小子身受重伤,从而无暇来控制这恐怖的业火焚金阵。

    只可惜此刻的摩勒似乎是忘了,那个灰衣少年的肉身力量,可不是普通洞幽境巅峰的人类修者可比,那是远超寻常洞幽境巅峰修者的强悍啊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道大响之声从金光掩映的大阵之中传出,让得不远处的柯云山都是眼神一凝,因为这一次交击的结果,和他心中所想有些不同。

    虽然刚才柯云山见识过了云笑的肉身力量,但摩勒终究是至圣境初期的强者,哪怕是那些以肉身见长的洞幽境巅峰脉妖,应该也不是其一合之敌吧?

    脉妖的肉身力量,一向比同等级的人类强悍,但他们也不可能做到越级对战,更不要说越阶对战了,再强大的肉身力量,在高出一筹的脉气之下,都是再无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次的交击呢,那个灰衣少年却仅仅是退了两三步,便即拿桩站稳,就连身上气息也只是稍稍紊乱了一丝,旋即就调息了过来,仿佛没事人一般。

    反观至圣境初期的摩勒虽然没有退后一步,但身形却是微微晃了晃,似乎对方的反击之力也颇为不俗,差一点就能让他退步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摩勒是根本不能退啊,若是那灰衣小子趁机逃出业火焚金阵的范围怎么办,那他摩勒可就更加不可能有回天之力了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所以摩勒根本没有时间去多想,将云笑轰退三步之后,便是如影随形,仿佛狗皮膏药一般,追着云笑贴身短打。

    云笑的肉身力量固然强悍,但以洞幽境巅峰的层次,对上至圣境初期的强者,那还是有些太过勉强了,尤其是这样毫无取巧之处的近身战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云笑有着诸多的手段,是根本不可能坚持这么长时间的,这可不是他刚才那些取巧的手段,这是真刀真枪要和摩勒这个至圣境初期强者正面抗衡的。

    事实上云笑如果愿意,他也是可以出其不意施展雷龙之翼,再加上风属性祖脉之力,从而逃出大阵的范围,但他却不想这么做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云笑此间的敌人并非摩勒一个,既然对上了,他就要想着如何才能将之彻底击杀,让其再无翻身之力。

    可一旦云笑脱出大阵的范围,让得这摩勒自生自灭,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摩勒最终的结果,铁定是被业火焚金阵吞噬成一个废人。

    但意外总是会发生的,云笑可从来没有忘记外间还有一个一直没有出手的柯云山,这位可是至圣境巅峰的超级强者,他根本没有半点抗衡的余地。

    要是让柯云山发现摩勒没有脱身的办法只能等死的话,那是一定会出手相救的,业火焚金阵再厉害,也根本不可能挡得住至圣境巅峰的柯云山。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